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同泰路85号峻铭商务大厦10楼
电话:13922338353
020-36551499
传真:020-36229868
网址:http://www.cskx.com.cn
联系人:曹先生
联系QQ:广州包车客服广州包车客服

首页 > 公司新闻 > 详细内容公司新闻

白云中巴出租 互联网重构租车业:是“堵”还是“疏”

作者: 日期:2014-9-4 14:51:24 人气:

在一轮疯狂的“烧钱”之后,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的软件已植根于出租车司机和乘客的智能手机,拥有了

最大面积的用户,“互联网思维”、“互联网视角”、“互联网商业模式”由此进一步深入人心。 
  随之而来的是“商务租车”的兴起。但是,就是这样一种依托互联网、推崇共享精神的出行模式,“

商务租车”却遭到了北京市交通委《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运营提供便利的通知》的“秒杀”。 
  “打车难”、“打车贵”、“黑车猖獗”是出租车行业的老大难问题,而一周多以来连续发生的少女

遭遇黑车惨案的发生,更让人们对互联网重构汽车出租行业、解决行业痼疾充满了期待。 ⊙记者 朱文彬 

庞瑞 陈硕 ○编辑 邱江 
  互联网租车风生水起 

  记者采访易到租车、PP租车、神州租车等企业了解到,北京、上海的这些文件本身并无超出以往政策

的特别规定,其核心在于私家车参与营运的问题。对于监管部门来说,私家车是非营运车辆,参与营运即

是“黑车”,冲击了原有的城市出租车市场,必须打击。 
  但也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中国个体户都出现30多年了,私营企业早就冲击了那么多行业市场,为什

么在30多年后,当汽车早已成为都市人主要交通工具之一的时候,偏偏就是私有车辆不能从事租赁运营,

而要走政府统管一条路? 
  而互联网租车企业则认为,互联网精神在租车业代表着共享和效率。通过劳务公司可以规范“代驾”

司机,通过租赁公司可以规范参与市场的汽车,加之完善保险程序,安全没有问题。而“商务租车”由于

价格差别,基本上不会冲击现有的城市出租车市场。 
  是否该“放水养鱼” 
  虽然北京市交通委没有正面接受记者有关互联网租车问题的采访,但相关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

非正式沟通,监管部门也希望在维护现有城市出租车体系的前提下,给互联网租车企业以发展空间。 
  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永耀表示,约租车这个行业,易到是国内做得比较早的,大概是2011年

开始的,到现在出现了这么多互联网商务租车软件,说明这是一个趋势,互联网会深入到每个行业。 
  按照德鲁克的观点,行业被重构了,政府也应该适应这个潮流。政府需要先充分调研,听取各方意见

,然后再谈科学规范,让这个行业健康科学发展。对商务租车,不能一下掐死,应该鼓励发展。不过,鼓

励不是说让这个行业野蛮生长,政府也需要在制定规定的时候,考虑不同的利益诉求。 
  业内相关企业对发展前景仍然乐观,称“放水养鱼”和逐步规范应该是发展趋势。以打车软件为例,

2013年5月,深圳市交通委曾叫停打车软件,“对已经安装手机召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责令卸载”。 
  在今年的7月17日,交通运输部发出《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

,交通部运输司副司长李志强表示鼓励包括手机软件召车、网络约车在内的各类出租车电召服务方式协调

发展,并加快实现信息共享。 
  “移动互联网租车应发展加规范” 
  ——专访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永耀 

  滴滴打车等打车软件的出现,缩短了司乘之间的信息距离,使得运营效率提高、收入增加、司机劳动

强度降低,这是互联网给出租车业带来的直观变化。 
  记者坐在北京出租车司机张师傅的车上,听到他的手机“嘀嘀”响个不停。张师傅去年下半年开始使

用叫车软件,据他说,现在不仅没有了以前空驶的焦虑,每天的收入也较以前涨了15%。而据滴滴打车创

始人兼CEO程维此前透露,北京有7万多名出租车司机安装了滴滴打车的软件。在6.5万辆出租车上,约5万

辆安装了滴滴打车的软件。 
  根据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打车软件经济与社会影响调研报告》,在使用打车软件后,94.7%的

司机认为提高了月收入。其中,55.0%的司机认为月收入提高10%-30%;40.9%的司机认为月收入提高10%以

下;4.1%的司机认为月收入提高30%以上;90.3%的司机认为降低了空驶率;77.8%的司机认为每月载客行车里

程有明显增加。 
  与之相伴的是,“商务租车”随之风生水起,已先后有美国的Uber,国内的易到、一号专车以及滴滴

专车等进入这一领域。 
  互联网进入汽车出租行业,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通过移动客户端以互联网信息平台作为“中间件”

实现叫车,而不像站点候客和巡游服务那样——消费者和司机进行面对面的沟通。目前,“商务租车”与

一般出租车的区别体现在消费价格档次上,“商务租车”主要针对消费水平较高的人士。 
  营运资格成焦点 
  正当“商务租车”风头渐盛之际,8月12日,北京市交通委出台了《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运

营提供便利的通知》(下称《通知》),给介入商务租车领域的互联网公司“当头一棒”,“关上了发展大

门”。《通知》规定:“严禁把私家车辆或其他非租赁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租赁车辆不得用于未

经许可的出租等行业运营”、“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者提供便利”。 
  《通知》发出后,虽然各家互联网租车企业纷纷撇清与《通知》所指非法营运的关系,但舆论一致认

为,易到用车、Uber平台提供了带司机的车辆租赁信息,PP租车、友友租车等平台则提供了个人对个人的

私家车共享信息,若是交通部门严格按照《通知》执法,其都“难以幸免”。 
  与《通知》类似的是,早在8月1日,上海市就已实施《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若干规定》和《上海

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规定只有获得营运资格才叫合法运营。所谓“营运资格”,上海市交通委发

言人表示,私家车行驶证只要是注明 “非营运”,就不能营运,除非更改使用性质。包括易到用车等网

络叫车平台的车辆,即使是跟第三方租赁公司签署协议挂靠,只要是行驶证使用性质为非营运,就是违法

。 

  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租车行业将会出现哪些变化?其在运行中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政府作为监管

部门应该如何作为?针对上述问题,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永耀接受了上证报的专访,畅谈互联网

租车的发展与规范。 
  移动互联网重构传统行业是趋势 
  上证报:日前,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发布《关于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提供便利的通知》,严

禁把私家车用于汽车租赁经营,对此您怎么看? 
  范永耀:北京出的这个通知,其实是重申了之前的管理办法。私家车暂不谈,先谈谈约租车的问题。

约租车行业,易到是国内做得比较早的。易到大概是从2011年开始,到现在这么多的各种互联网约租车软

件,这说明什么?说明这是一个趋势。互联网会深入到每个行业。按照德鲁克的观点,行业被重构了。原

来我们讲,渠道为王。未来移动互联网对渠道的影响是什么?会不会取消渠道?所以,互联网不只是冲击了

租车业,也冲击了别的行业,所以这是一个趋势。 
  上证报:您的意思是,汽车租赁行业受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冲击,这是新的趋势? 
  范永耀:在租车这个行业里面,可以说移动互联网让距离消失了,我随时随地都可以约车。移动互联

网时代来到了,会让传统的模式重构,流程也会重构,这是一次革命、一次创新,是阻挡不住的。所以,

这个不光是我这么说,就我接触的一些政府相关部门的人也这么认为。 
  政府表态是为了平衡行业利益 
  上证报:既然如此,为什么北京市交通委会出这个通知呢? 
  范永耀:作为政府执行部门,需要执行法律。相关的法律规定没改,就需要执行。但是,这不是说这

个有关的法律法规就是适合时代的。事实上,法律经常是滞后的。那么,我的理解是,临时发这么个通知

,重申一下已有的法律,是为了市场有序健康发展,作为政府执行部门,目前只能这么做。 
  上证报:可不可以理解为,新技术的应用,会对原有行业秩序造成冲击,所以政府也需要照顾到这部

分的呼声? 
  范永耀:这个新的行业兴起,对传统的行业秩序造成了冲击,有利益的调整,所以政府需要出面,可

以理解为平衡一下吧。我相信有关部门,不会认识不到互联网趋势重构产业的这一点,中央也是在鼓励创

新的。而互联网产业,对中国也是一次机会。 
  上证报:那么,为什么政府选择在这个时候重申法律、发出通知? 
  范永耀:重申,就是为了强调这个行为是违法的。具体的背景就是最近互联网租车行业发展太快了,

不排除出租车等传统行业会有意见,政府需要顾及。可以认为政府这次表态是为了平衡不同利益诉求。 
  互联网约租车行业应该发展加监管 
  上证报:对这个互联网租车行业未来的政策趋势,您怎么看? 
  范永耀:你应该看到,虽然政府目前重申了法律,但是也没有说就马上去查封这些互联网租车公司,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说两句话,第一,这个是趋势,第二,这个趋势不可挡。现在的问题是,要合理规范

。比如私家车,运营肯定是不合法的,属于野蛮生长的例子。但是,政府打黑车打了这么久,打下去没有

呢?就在我家附近,可以看到黑车仍然很多。存在即合理,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但是这种行为并不合法

。所以,我们需要把黑车管理起来,政府应该去研究如何科学监管。 
  上证报:目前北京出租车大概有7万辆,从市场上还存在的黑车数量来看,是不是可以判断出租车是

不够用的? 
  范永耀:目前虽然没有正式的调研,但是有种说法是,北京的黑车可能有10万辆。抛开这个数据不谈

,从我们的生活体验来讲,比如高峰期不好打车,五环外不好打车,出租车应该是不够用的。 
  互联网约租车不是抢出租车行业的饭碗 
  上证报:对于传统的出租车行业的未来发展,您怎么预计? 
  范永耀:我认为,出租车迟早会衰退。美国、欧洲,都没有像中国的城市有这么多的出租车。当然,

可能中国有个特殊情况——人多。所以,政府认为出租车行业可以解决就业问题。但是你想想,要是约租

车市场发展起来了,得到规范了,租车司机也可以去开约租车嘛,照样有工作,不会失业的。 
  上证报:有人觉得互联网约租车好像是在抢出租车行业的饭吃,您怎么看? 
  范永耀:人有不同的偏好,就像菜馆有不同的菜一样。比如,有的人,就是不喜欢坐出租车,希望获

得更高一些的服务,比如希望来接的车好一些,能够按照自己指定的时间地点来接等等,不合理吗?我去

外地出差,不想排队打车,就想有人开车来接我,乐意多付钱,怎么不行呢?我觉得这个要求是合理的。

所以,其实这是两个市场,各有各的用户。易到发展到今天有三四年的时间了,挤了出租车多少活儿?可

以说,这是个市场需求,是市场细分。应该去适应这个潮流。 
  政府应该先调研再出台相关规范 
  上证报:对于互联网租车这种新的行业带来的一系列新现象,目前有相关法律进行规范吗? 
  范永耀:对于这种新的行业新的现象,目前没有相关法律,可以说是一个空白。但是,交通部最近有

个新的规范文件。 
  上证报:您说的是交通运输部《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吧?这

份文件和这次北京的通知好像精神不太一样,比较鼓励手机软件召车。政府对这个行业的意见也不一样,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范永耀:北京有其特殊性,是首都,需要考虑社会稳定。毕竟北京有差不多10万出租车司机,他们要

是有意见,政府能不理吗?所以,政府不是不鼓励,但需要考虑不同的利益。这两个文件,看起来表面上

冲突,其实不冲突。 
  上证报:您觉得新旧行业之间的利益调整,是应该以市场为主呢,还是以政府为主呢? 
  范永耀:我觉得应该是以市场调整为主,靠市场竞争的自然调节为主。政府的角色,应该是制定基本

的规则,执行法律。 
  上证报:您觉得目前政府应该怎么入手,来制定行业的相关规范? 
  范永耀:我觉得政府需要先调研,然后再谈科学规范、让这个行业健康科学发展。原来说到租车,就

是出租车行业。现有了约租车,是一下掐死还是鼓励发展?我觉得是应该鼓励发展。当然,不是说这个行

业应该野蛮生长——在这个行业发展过程中,冲击了传统产业,传统行业有意见,政府也需要在制定规定

的时候,考虑不同的利益诉求。 
  黑车司机眼中的黑车管理 
  
  近期,花季少女遭黑车司机伤害甚至杀害的恶性案件频频见诸报端,在引起社会公愤的同时,也把“

黑车治理”这一全国性的老大难问题推向了风口浪尖。一方面,黑车的存在因需求而有其合理性,另一方

面,其安全隐患又让其“非法性”凸显。日前,记者走近北京黑车司机,探寻黑车真实面目。 
  “打车难”滋生黑车 
  记者在北京采访期间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想要招停一辆出租车真的很难,但坐上一辆黑车则不用费太

多时间。 
  “据估计,北京的黑车数量高达10万辆。”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永耀说。目前,北京市的出

租车数量约6.5万辆。据北京市“十二五”交通规划,出租车总量继续控制在6.66万辆以内。 
  “除了火车站、郊区,市区的黑车数量最多。”记者在采访一位黑车司机时了解到,尽管监管部门对

黑车的打击很严,但具体到执法方面,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光靠出租车、公交、地铁系统,北京早就乱了套了。”在北京大兴区驻点的黑车司机小袁告诉记

者,而且,北京的出租车与黑车有一定默契。“乘客坐出租车到郊区,出租车大部分将乘客载到五环外的

一个点,在那里有很多黑车在等着,再将乘客送到郊区。”出租车司机不想跑郊区,原因是回程很可能是

空载,不划算。 
  小袁认为,黑车有自身存在的“必要”,比如现在北京的人口多,外地车进京受限,买车摇号、开车

限号,出租车数量不足,而且像大兴这样的郊区,出租车根本不愿意进出等等。此外,相对于摩的、电动

车,黑车的安全性要高得多。所以,用滴滴、快的叫车的,大兴等郊区是没有出租车愿去的,黑车就填补

了这一块的空白。 
  黑车司机多愿“洗白” 
  小袁家在离北京1100公里外的河南南阳,三四年前,他放弃了每个月3000多块钱的装修工一职,专心

开起了黑车。 
  现在,他每天早上六点多出车,晚上八九点回家,平均一天能接100多块钱的活,扣除油钱每个月也

能挣3000多,跟当装修工的收入差不多,但是没有那么辛苦,自由的时间也多了一些。 
  小袁的孩子、媳妇都在北京,每个月两三千块钱根本不够花。现在他们在大兴的农村租了一间简陋的

平房,一个月200多的租金租。“出租车不让外地人开,要是让的话,我早就去开出租车了。”小袁有点

无奈地说,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比他们要高得多,一般出租车司机一个月能挣五六千,高的有七八千。但是

,在北京开出租车必须要有北京户口。 
  “说真的,我也不想开黑车,谁也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说不定哪天北京真下决心整治黑车,那时我

们就赔不起了。”他说,要是被抓住的话,最起码要交一万多块钱,才能把车给捞出来。要是交通委能给

他们发个牌照,只要每个月的“份子钱”不太苛刻,他愿意出人、出车,也愿意接受监管。 
  用互联网约租平台管理黑车 
  尽管黑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不容忽视的是安全隐患。与正规营运车辆相比,“黑车”主要存

在四大潜在危害:一是严重影响道路交通秩序和安全;二是车辆安全性能得不到保障;三是乘客人身安全难

以得到保障;四是乘客合法权益没有保障等。
  在“合理性”和“非法性”的矛盾面前,互联网约租车模式的推广,或是解决治理“黑车”顽疾的新

思路。 
  今年“两会”的媒体沟通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李书福称自己是打“黑车”参会的,也抱怨起了北京的

“打车难”。他在“两会”提案中建议,放开出租车数量管控,建立市场准入标准,允许符合标准的“黑

车”司机加入出租车运营,让出租车企业在市场的竞争中逐渐优胜劣汰。 
  而业内人士呼吁,除此之外,允许符合标准的“黑车”司机加入“约租车”运营,将黑车和黑司机在

合法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备案,并用互联网约租车平台进行统筹管理,不失为一种新的思路。该人士建议

,效仿美国纽约出租车和约租车服务并行的模式,通过备案的“黑车”约租车作为补充,让市场需求得到

满足,消除黑车市场监管空白。

广州白云租车,广州白云中巴出租,广州旅游租车,广州上下班租车

订车热线:4006 646 686     138 2626 2690(许)     138 2626 2681(王)

  • 大巴咨询
  • 中巴咨询
  • 轿车咨询
  • 婚车咨询
  • 售后服务